与大师们和平共处的美国涂鸦艺术(组图)
     [2009/3/26 ]

 

      我们每个人大概都干过涂鸦的勾当。学生时代,在教科书上、练习簿上、课桌上、墙壁上,每个人都凭着自己个人的兴趣,随心所欲地涂涂抹抹,为此没少挨批。长大了,我们厉行禁止我们的孩子重复我们的这些行为,可是,这种重复似乎是人生不可逾越的必不可少的阶段。而对于某些人来说,它不止是不可逾越,甚而至于就成了他们的一种职业,更高级的是把它变作了一种艺术。在美国纽约,从60年代反主流文化兴起之始,就有这样一批青年职业涂鸦者,他们整天似乎无所事事,东游西逛,拿着一根粉笔或一只喷雾罐之类,在各类公共或私人建筑物上宣泄他们的思想和无意识,尤其爱好纽约地铁,那里成了涂鸦者的天堂。于是乎,引来警察的干涉。这之后,双方就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,这边厢猛涂几笔,看见警察,拔腿就逃。后来者则没有想到,有朝一日,追赶他们的不再是拿着电棍的警察,而是拿着大把钞票的画商们。


      事情的改观发生在80年代。那时,东村(EastVillage)聚集了一大批来自布郎克斯和布鲁克林的地下涂鸦者,以及来自艺术学院的地上涂鸦者。画廊跟着有如雨后春笋般开了许多。那情景有点儿类似于咱们中国的画家村。东村正是纽约的画家村,那也是个穷地方,所以房租便宜得很。涂鸦者们就在一些废弃的地方搞活动,比如57号夜总会,那儿原本是个教堂的地下室,经过这些涂鸦艺术家们的改造,把它变作了一个演艺中心。他们在这里喝酒,听摇滚乐,唱唱闹闹,展示自己的作品。学院里的大学生们跟街头艺术家走到了一起,这对于双方都获益非浅。1980年6月,在纽约第41街的一个曾经是美容院的屋子里,这些人搞了个“时报广场展”。这是涂鸦艺术第一次大规模的集体公开展出。而今,像“迷狂”、“一个”、“未来2000”等涂鸦艺术品也堂而皇之地跟这些大师们和平共处,享受同等的荣耀了。


下一条:少儿木刻版画
福彩快三网上投注平台